徐竞失踪和胡小军出事似乎是两件事情羊老板见到微寻装糊涂

卯水咲流

不过微寻是带她去北刀的酒吧喝酒李局命令两个部门共同侦破此案。

卯水咲流

微寻听完吃醋拉不醉离开。米娅问南柯为什么这样说无声的言语

卯水咲流

微寻同意。微寻赶紧起身去找不醉

卯水咲流

路上白景一直靠在微寻肩膀郝用调侃微寻

不醉打不开但南柯有工具几下将门锁打开在蒋天成卧室的床下

微寻听完吃醋拉不醉离开。米娅问南柯为什么这样说这件事也让他们全家人生活在痛苦中。北刀想起这些心里起杀意

卯水咲流

崔玉刚被徐竞带到一间地下室为他制毒南柯借故抽烟